地方资讯

克克吐鲁克没有鲜花

发布日期:2021-11-23 04:49   来源:未知   阅读:

  瓦罕走廊位于帕米尔高原深处,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重要通道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和中国接壤,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新疆喀什军分区某边防团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就常年驻守在这里。

  “大家把鞍子都固定紧些,确保安全!”9月24日,晨曦初露,克克吐鲁克边防连的马厩里便开始热闹起来,一次骑马巡逻任务即将展开。上士马小龙一边紧张有序地备马,一边不停给年轻战士叮嘱着巡逻注意事项。

  克克吐鲁克,塔吉克语意为“鲜花盛开的地方”,名字非常美丽,但真正来到这里就会发现,满眼都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和连绵不断的雪山。连队驻地平均海拔4300米,奇寒缺氧,年平均气温零下10摄氏度左右,是名副其实的“生命禁区”。1949年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4年后,这里开始留下解放军的戍边足迹,连队随之成立。

  尽管只是秋季,但驻地已经开始降雪,寒意渐浓。当天,官兵要巡逻的点位距离连队23公里,由于连日下雪,无法乘车巡逻,官兵们便采取骑马结合徒步的方式展开巡逻。

  “出发!”随着连队指导员朱征益一声令下,这支巡逻分队迎着朝霞踏上了巡逻路。23公里的巡逻路程,在平原上乘坐高铁、地铁或者驾车,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达,连队官兵骑马巡逻这条边防线,往返一趟需要一整天。

  恶劣的自然环境使克克吐鲁克边防连与现代文明有一些脱节。长期以来,报刊书信到达连队,都要晚10多天。2018年,海拔4700多米的连队前哨班才结束柴油机发电的历史,哨所正式连通了大电网。2019年,4G网络信号终于延伸到这里。去年年底,国防公路铺到连队门口,官兵下山终于告别了“搓板路”的折磨。

  “越是关键时期,我们越会加大巡逻力度,确保边境一线安全稳定。”骑在马背上的朱征益介绍,老兵退役后,连队人少事多,但官兵们都铆足了劲,无怨无悔地承担起了繁重的巡逻任务。

  连队哨楼在视线中渐渐模糊,巡逻分队进入了深山峡谷中。两侧高耸入云的雪山映入眼帘,雪线很低,薄雾漂浮在眼前,似乎触手可及。这里的紫外线倍,朱征益到连队任职才两个多月,已经被晒得面色黝黑、嘴唇发紫,看上去饱经沧桑,其实他今年才30岁。“高原护肤霜,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抹了作用不大,现在都懒得抹了。”说到这里,官兵们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从海拔3000多米的团部到海拔4300米的边防一线任职,这是朱征益梦寐以求的,但真正到了克克吐鲁克边防连,他才体会到什么是“压力山大,使命催征”。

  “自然环境恶劣是个挑战,但对我考验最大的还是这里复杂的边情。”朱征益说,连队担负着百余公里边境线守防任务,一线连多国,任务艰巨,不能出任何闪失。

  马队在雪地中行进,有着11年兵龄的马小龙说,这是入秋以来第二次骑马巡逻,尽管有突击越野巡逻车,但走在这样的路上,车辆容易熄火,骑马仍是不可或缺的巡逻方式。

  队伍中的上等兵张洋是个新手,他的马术就是马小龙传授的。“刚学骑马那时候,可没少被摔,这马也是有脾气的,认熟不认生。”张洋笑着说,“我左腿上的两个伤疤就是骑马巡逻留下的‘纪念章’,不过现在我和我的伙计‘踏雪’关系好着呢!”

  在这条人迹罕至的巡逻路上,马小龙见识了什么叫“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但路上的情况也在不断变化,“这一次是平坦大道,下一次再来就可能变成天险”。说话间,一名战友的马就因踩到旱獭洞,直接摔了个人仰马翻。马小龙赶紧跳下马将战友扶起,一边帮着拍打身上的雪一边说,积雪下面有坑洞,所以摔马对连队官兵来说是“家常便饭”。

  马小龙说的“家常便饭”背后,是一茬茬戍边官兵克服重重困难和挑战,在这雪域冻土扎下根来的真实写照。

  面对巨大的生活环境落差,不是所有人都能很快适应。在年轻战士中,张洋算是适应环境比较快的。与张洋相比,王立辉的适应期算是经历了一次“破茧重生”。

  王立辉是广东人,参军入伍前都没见过雪。雪域高原的寒冷气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他也产生过逃离的想法,认为“来到这里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就想快点离开这里”。为此,他曾偷偷给父亲发过一条短信:“爸,我可能要让您失望了,这里太艰苦了,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直到父亲告诉他,“当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戍边的日子就是成长的积淀,只要心静下来,一切都会觉得很有意义。”王立辉这才逐渐打消了逃避的念头。

  王立辉的父亲曾是一名高原汽车兵,常年奔波在阿里高原、帕米尔高原上运送物资。他从小就听父亲讲述边防军人的故事,在他的心目中,父亲就是边防英雄的代表。

  戍边的每一天,都让王立辉刻骨铭心。站岗放哨、巡逻执勤、军事训练……刚开始站岗时,因为缺氧,王立辉经常脸憋得发紫。夜间站哨,山谷里传来一阵阵狼嗥,听得人心里发毛。“刚来连队第一周,正好赶上断水,脸也不用洗了。这种艰苦,是当初想象不到的。”王立辉说。

  改变在悄然发生。“现在好了,我早已度过适应期,与雪山、哨卡融为一体。”王立辉微笑着说。

  不知过了多久,一座雪山挡住去路。所有人下马、拴马,准备徒步巡逻剩下的3公里路程。放眼望去,满是积雪的达坂陡坡足有45度,这里被大家称为“绝望坡”。有一年夏天,官兵们骑马巡逻到这里,突然遭遇泥石流灾害,军马受惊,战士们被掀下马,情况非常危险,“生死就在一瞬间。”

  “这里最让人震撼的就是冰川,但它美得有些恐怖。”队伍中的下士余强介绍,厚厚的冰层下隐藏着无数突兀的冰锥。行走在冰川上,不小心踩透日照后表面融化的冰层,要么会被灌一鞋子刺骨的雪水,要么踩到冰锥上,扎得脚疼痛难忍。

  “在我们眼里,冰川就是‘鬼门关’。”在连队守防16年的四级军士长严建勇说,就是在这条生死巡逻路上,曾有战友献出了生命。

  有一次巡逻,在穿越一段陡崖时,下士王新福突然脚底一滑,险些坠下山崖。时任指导员李建阳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拽住,才得以化险为夷。

  今年7月7日清晨,连队下士、无人机操作手帅佳宏因突发心源性休克倒在执勤哨位上,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4岁。

  在冰川上行进不到半小时,余强的嘴唇已是紫中带黑。剧烈的高原反应让人头疼欲裂,心如擂鼓。但在官兵们看来,山高路险也有好处,就是这里经常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例如雪豹、盘羊、狼,都是边防线上的“常客”。余强大口喘着粗气,休息时转身眺望十几公里外巍然屹立的雪山时说,“眺望雪山,是我戍边最快乐的事。”

  雪莲花生长在海拔4800-5800米的高山流石坡和接近雪线的碎石间,曾被唐朝边塞诗人岑参赞为“西域奇花”,平时很难见到。去年春天,徐耀强跟队巡逻海拔5400多米的点位,行进路上,官兵们在一处半山腰处就遇见了圣洁的雪莲花。

  “雪莲花个体不高,样子有点像卷心菜。但株型美观,不畏严寒,傲然挺立在雪山之上,为寒冷高山铺满春色。”徐耀强回忆说。

  驻守在这寒冷的不毛之地,官兵们常常被来自远方的关心温暖着。今年3月,连队接收团部送来的给养物资、训练器材时,余强发现这批物资里还有两个特别的包裹,里面装的是河南安阳86岁的赵中福老人给战士们邮寄来的40多条手工编织的围巾。

  经过漫长的跋涉,巡逻队伍终于走到了海拔5420米的冰川脚下。看着湛蓝的天空下晶莹剔透的原始冰川绵延在边界线上,一种雄浑壮阔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雪山之上,蓝天之下,五星红旗迎风招展,官兵们仔细擦拭碑体,用随身带来的红漆给界碑描红。

  “军校毕业,我还会再来这里守防!”前不久,连队一名上等兵考取军校,离开连队时他留下这样一句话。

  官兵们为什么留恋这“没有鲜花”、满目荒凉的边防线,高原给年轻官兵带来了什么?连队90后、00后官兵的话语解答了人们心中的疑惑:“戍边的日子里,我学会了担当、忍耐,懂得了吃苦就是吃补的道理。人生的价值,就体现在日复一日的坚守中。”

  “作为一名边防军人,一想到自己守护着祖国的安宁、人民的幸福,就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

  “虽然帕米尔高原一年四季看不到绿色,但我们的心灵之树常绿,成长之花常开。”

  “雪山巍峨,让人震撼。但山高人为峰,我们边防军人驻守在雪山哨卡。有我们在这里,祖国就会安宁和平。”

  “这里还是人才成长的摇篮。”朱征益介绍说,近年来,连队先后有多名战士成为留疆干部和特警,12名战士考入军校,60多名战士拿到各类技能证书。

  巡逻归来,已是繁星满天。晚饭前,官兵们高声合唱起《当那一天来临》。朱征益说,没有人希望“那一天”真的到来,或者说,官兵们枕戈待旦、厉兵秣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避免“那一天”来临。但官兵心里都有一种坚定的信念:决不把领土守小了,决不把主权守丢了。

  “谁说克克吐鲁克没有鲜花?”连队的官兵们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守卫着祖国的边防线,与雪山相伴,与寒风共舞,大家的心中充满阳光,“克克吐鲁克没有鲜花,我们就是盛开在这里的‘鲜花’。”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瓦罕走廊位于帕米尔高原深处,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重要通道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和中国接壤,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新疆喀什军分区某边防团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就常年驻守在这里。

  “大家把鞍子都固定紧些,确保安全!”9月24日,晨曦初露,“金九银十 天天返利”消费买单就选招商银,克克吐鲁克边防连的马厩里便开始热闹起来,一次骑马巡逻任务即将展开。上士马小龙一边紧张有序地备马,一边不停给年轻战士叮嘱着巡逻注意事项。

  克克吐鲁克,塔吉克语意为“鲜花盛开的地方”,名字非常美丽,但真正来到这里就会发现,满眼都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和连绵不断的雪山。连队驻地平均海拔4300米,奇寒缺氧,年平均气温零下10摄氏度左右,是名副其实的“生命禁区”。1949年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4年后,这里开始留下解放军的戍边足迹,连队随之成立。

  尽管只是秋季,但驻地已经开始降雪,寒意渐浓。当天,官兵要巡逻的点位距离连队23公里,由于连日下雪,无法乘车巡逻,官兵们便采取骑马结合徒步的方式展开巡逻。

  “出发!”随着连队指导员朱征益一声令下,这支巡逻分队迎着朝霞踏上了巡逻路。23公里的巡逻路程,在平原上乘坐高铁、地铁或者驾车,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达,连队官兵骑马巡逻这条边防线,往返一趟需要一整天。

  恶劣的自然环境使克克吐鲁克边防连与现代文明有一些脱节。长期以来,报刊书信到达连队,都要晚10多天。2018年,海拔4700多米的连队前哨班才结束柴油机发电的历史,哨所正式连通了大电网。2019年,4G网络信号终于延伸到这里。去年年底,国防公路铺到连队门口,官兵下山终于告别了“搓板路”的折磨。

  “越是关键时期,我们越会加大巡逻力度,确保边境一线安全稳定。”骑在马背上的朱征益介绍,老兵退役后,连队人少事多,但官兵们都铆足了劲,无怨无悔地承担起了繁重的巡逻任务。

  连队哨楼在视线中渐渐模糊,巡逻分队进入了深山峡谷中。两侧高耸入云的雪山映入眼帘,雪线很低,薄雾漂浮在眼前,似乎触手可及。这里的紫外线倍,朱征益到连队任职才两个多月,已经被晒得面色黝黑、嘴唇发紫,看上去饱经沧桑,其实他今年才30岁。“高原护肤霜,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抹了作用不大,现在都懒得抹了。”说到这里,官兵们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从海拔3000多米的团部到海拔4300米的边防一线任职,这是朱征益梦寐以求的,但真正到了克克吐鲁克边防连,他才体会到什么是“压力山大,使命催征”。

  “自然环境恶劣是个挑战,但对我考验最大的还是这里复杂的边情。”朱征益说,连队担负着百余公里边境线守防任务,一线连多国,任务艰巨,不能出任何闪失。

  马队在雪地中行进,有着11年兵龄的马小龙说,这是入秋以来第二次骑马巡逻,尽管有突击越野巡逻车,但走在这样的路上,车辆容易熄火,骑马仍是不可或缺的巡逻方式。

  队伍中的上等兵张洋是个新手,他的马术就是马小龙传授的。“刚学骑马那时候,可没少被摔,这马也是有脾气的,认熟不认生。”张洋笑着说,“我左腿上的两个伤疤就是骑马巡逻留下的‘纪念章’,不过现在我和我的伙计‘踏雪’关系好着呢!”

  在这条人迹罕至的巡逻路上,马小龙见识了什么叫“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但路上的情况也在不断变化,“这一次是平坦大道,下一次再来就可能变成天险”。说话间,一名战友的马就因踩到旱獭洞,直接摔了个人仰马翻。马小龙赶紧跳下马将战友扶起,一边帮着拍打身上的雪一边说,积雪下面有坑洞,所以摔马对连队官兵来说是“家常便饭”。

  马小龙说的“家常便饭”背后,是一茬茬戍边官兵克服重重困难和挑战,在这雪域冻土扎下根来的真实写照。

  面对巨大的生活环境落差,不是所有人都能很快适应。在年轻战士中,张洋算是适应环境比较快的。与张洋相比,王立辉的适应期算是经历了一次“破茧重生”。

  王立辉是广东人,参军入伍前都没见过雪。雪域高原的寒冷气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他也产生过逃离的想法,认为“来到这里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就想快点离开这里”。为此,他曾偷偷给父亲发过一条短信:“爸,我可能要让您失望了,这里太艰苦了,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直到父亲告诉他,“当年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戍边的日子就是成长的积淀,只要心静下来,一切都会觉得很有意义。”王立辉这才逐渐打消了逃避的念头。

  王立辉的父亲曾是一名高原汽车兵,常年奔波在阿里高原、帕米尔高原上运送物资。他从小就听父亲讲述边防军人的故事,在他的心目中,父亲就是边防英雄的代表。

  戍边的每一天,都让王立辉刻骨铭心。站岗放哨、巡逻执勤、军事训练……刚开始站岗时,因为缺氧,王立辉经常脸憋得发紫。夜间站哨,山谷里传来一阵阵狼嗥,听得人心里发毛。“刚来连队第一周,正好赶上断水,脸也不用洗了。这种艰苦,是当初想象不到的。”王立辉说。

  改变在悄然发生。澳门六合现场直播,“现在好了,我早已度过适应期,与雪山、哨卡融为一体。”王立辉微笑着说。

  不知过了多久,一座雪山挡住去路。所有人下马、拴马,准备徒步巡逻剩下的3公里路程。放眼望去,满是积雪的达坂陡坡足有45度,这里被大家称为“绝望坡”。有一年夏天,官兵们骑马巡逻到这里,突然遭遇泥石流灾害,军马受惊,战士们被掀下马,情况非常危险,“生死就在一瞬间。”

  “这里最让人震撼的就是冰川,但它美得有些恐怖。”队伍中的下士余强介绍,厚厚的冰层下隐藏着无数突兀的冰锥。行走在冰川上,不小心踩透日照后表面融化的冰层,要么会被灌一鞋子刺骨的雪水,要么踩到冰锥上,扎得脚疼痛难忍。

  “在我们眼里,冰川就是‘鬼门关’。”在连队守防16年的四级军士长严建勇说,就是在这条生死巡逻路上,曾有战友献出了生命。

  有一次巡逻,在穿越一段陡崖时,下士王新福突然脚底一滑,险些坠下山崖。时任指导员李建阳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拽住,才得以化险为夷。

  今年7月7日清晨,连队下士、无人机操作手帅佳宏因突发心源性休克倒在执勤哨位上,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4岁。

  在冰川上行进不到半小时,余强的嘴唇已是紫中带黑。剧烈的高原反应让人头疼欲裂,心如擂鼓。但在官兵们看来,山高路险也有好处,就是这里经常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例如雪豹、盘羊、狼,都是边防线上的“常客”。余强大口喘着粗气,休息时转身眺望十几公里外巍然屹立的雪山时说,“眺望雪山,是我戍边最快乐的事。”

  雪莲花生长在海拔4800-5800米的高山流石坡和接近雪线的碎石间,曾被唐朝边塞诗人岑参赞为“西域奇花”,平时很难见到。去年春天,徐耀强跟队巡逻海拔5400多米的点位,行进路上,官兵们在一处半山腰处就遇见了圣洁的雪莲花。

  “雪莲花个体不高,样子有点像卷心菜。但株型美观,不畏严寒,傲然挺立在雪山之上,为寒冷高山铺满春色。”徐耀强回忆说。

  驻守在这寒冷的不毛之地,官兵们常常被来自远方的关心温暖着。今年3月,连队接收团部送来的给养物资、训练器材时,余强发现这批物资里还有两个特别的包裹,里面装的是河南安阳86岁的赵中福老人给战士们邮寄来的40多条手工编织的围巾。

  经过漫长的跋涉,巡逻队伍终于走到了海拔5420米的冰川脚下。看着湛蓝的天空下晶莹剔透的原始冰川绵延在边界线上,一种雄浑壮阔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雪山之上,蓝天之下,五星红旗迎风招展,官兵们仔细擦拭碑体,用随身带来的红漆给界碑描红。

  “军校毕业,我还会再来这里守防!”前不久,连队一名上等兵考取军校,离开连队时他留下这样一句话。

  官兵们为什么留恋这“没有鲜花”、满目荒凉的边防线,高原给年轻官兵带来了什么?连队90后、00后官兵的话语解答了人们心中的疑惑:“戍边的日子里,我学会了担当、忍耐,懂得了吃苦就是吃补的道理。人生的价值,就体现在日复一日的坚守中。”

  “作为一名边防军人,一想到自己守护着祖国的安宁、人民的幸福,就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

  “虽然帕米尔高原一年四季看不到绿色,但我们的心灵之树常绿,成长之花常开。”

  “雪山巍峨,让人震撼。但山高人为峰,我们边防军人驻守在雪山哨卡。有我们在这里,祖国就会安宁和平。”

  “这里还是人才成长的摇篮。”朱征益介绍说,近年来,连队先后有多名战士成为留疆干部和特警,12名战士考入军校,60多名战士拿到各类技能证书。

  巡逻归来,已是繁星满天。晚饭前,官兵们高声合唱起《当那一天来临》。朱征益说,没有人希望“那一天”真的到来,或者说,官兵们枕戈待旦、厉兵秣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避免“那一天”来临。但官兵心里都有一种坚定的信念:决不把领土守小了,决不把主权守丢了。

  “谁说克克吐鲁克没有鲜花?”连队的官兵们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守卫着祖国的边防线,与雪山相伴,与寒风共舞,大家的心中充满阳光,“克克吐鲁克没有鲜花,我们就是盛开在这里的‘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