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的网站

无人想念ofo

发布日期:2021-11-25 16:59   来源:未知   阅读:

  ofo自2014年成立后,虽然经历了前几年飞速发展,一度成为了资本纷纷看好的明星企业。但随着2018年资金链出现问题后,ofo陷入到了消费者追讨押金的危机中。

  在这样的关注下,ofo自今年7月初曝出青岛子公司注销后,再次“喜提”热搜。

  但据连线出行了解,其中的一些业务早已折戟,剩下的业务也处于被消费者投诉的困境中。

  作为购物返押为载体的ofo共享单车APP,虽然还用着“共享单车”的名称和熟悉的配色、logo,但打开APP后却发现其内容与共享单车业务早已没有了关系,甚至在很多安卓应用平台上都无法搜索到这款APP。

  除了APP之外,连线出行通过浏览,看到ofo官方公众号还在本月初发了一篇文章,虽然看似还在运营,但同样的是,其内容基本是一些与共享单车无关的营销文,官方微博甚至在2019年8月2日后再无任何更新。

  从APP和公众号“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可以看到“ofo小黄车”早已名存实亡。

  以往,依然有不少消费者希望它能真正复活,并退还押金,而今,可能无人再抱有这种希望。只是没想到没退的押金,还能被ofo当成引流工具再利用一把。

  目前,ofo的烂摊子还没解决完,除了高达几十亿元的用户押金还在拖欠之外,据连线出行了解,ofo还面临着债台高筑的债务和无数张判决文书。

  ofo用户方瑶对连线出行表达了她对这个返押金活动的质疑,在她看来,ofo向用户退还押金是理所应当的、也是无条件必须执行的动作。“当我看到这个活动的那一刻,更多的是感到不可思议和可笑至极,反而没有多少愤怒。”

  成为资本宠儿的ofo,也将其总部搬到了北京中关村租金最高的写字楼,一时风光无两。

  “当时在看到这一切后,刚开始还选择相信ofo,因为使用了很长时间,也对这个品牌有了信任和认可。但随着ofo的情况越来越糟,我也在2019年年初申请退押金,至此就开始了漫长的追讨押金之路。”

  如今,方瑶退押金排位还排在5011547位,经历了长时间等待的她也渐渐打消了要回押金的想法。“就当做交学费了,但真没想到到了现在,ofo还在搞这样的骚操作,明摆着不想退押金。”

  然而,当连线出行使用老用户手机号验证码登录时,却发现存在无法收到验证码的情况,在尝试使用多个老用户手机号登陆后,最终才登陆成功,进入ofo APP页面。

  这一活动入口已被官方放到了APP下端的导航栏中的“赚钱”标签中。按照活动页面所示,主要的任务有两个,分别为“邀请好友,帮你退押金”和“好友下单奖励”。

  在两个任务名称下面,可以看到简单的任务介绍,前者是“好友越多,退押更快,不封顶”;而后者则是“单单有奖,最高奖励购物金额的40%”。

  任意点开一个任务,可以看到介绍“好友接受你的邀请后,你们将组队成功,活动期间内TA通过ofo返钱跳转到第三方平台购物,你们都将获得平台奖励的购物提成,奖励会自动计入您的账号中。”

  这或许意味着,即使有用户为了要回自己的押金,参加这个活动,最后的结果也无法拿回押金。

  但在该活动推出后,很快就被用户们投诉和声讨,被认为是“ofo部分用户押金转成P2P类投资”,随后这一活动被宣布下线。

  一年后,ofo又上线了“天天返钱”的功能,引导用户通过在其APP中消费获取押金返现。据计算,用户要想返现99元押金,需要消费近1500元,且商城价格明显高于其他平台。

  但这一任务,在一些用户的声讨中被送上了热搜,随后这一任务就从活动页面中消失。

  “法律层面上,押金本身的约定是必须要无条件退还的。如果ofo倒闭,就被作为破产债务,以公司资产为限平均赔付;如果ofo没倒,就应该依照约定退还押金。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消费者,将用户转化为营销者,既不道德也不合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中国新闻网表示。

  “最近刚下回ofo想看看押金情况,打开APP看到首页的那一刻,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否是打开了ofo。”

  的确,当连线出行刚打开ofo APP的那一刻,和张爽是同样的感觉,俨然像是打开了一个购物平台。

  取而代之的,是会出现在电商平台的各种字样,包括秒杀专区、大额返现和领券满减。

  如果仔细看商品流的介绍,也能看到在几乎每个商品的价格上面会有一个京东的小图标。据连线出行获悉,除了京东之外,ofo APP还与唯品会实现了入口链接,换句话说,APP中所展示商品中,还有一部分来自唯品会。

  ofo APP中除了链接了京东和唯品会的商品购买入口外,其实也有一个自营的电商购物平台——小鹿有货。打开这一平台,可以看到其商品品类也是涵盖众多,其中的商品也没有标有京东或者唯品会的图标。

  虽然每次打开ofo APP都会弹出提示扫码骑车的小窗口,但实际上已与共享单车没了任何联系。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三个账号中目前还在运营的只有“ofo小黄车”公众号,“黄哥有话说”无法搜索到,“ofo小黄车订阅号”的最后一条推文停留在2019年3月8日,之后再无更新。

  “ofo小黄车”公众号虽然还在更新,但其内容也已经与共享单车没有任何关联,整个账号的推文基本充斥着营销号和标题党式的推文。随意点开近期的任何一篇推文,都可以看到文首的课程导流入口,扫码导流二维码,就会前往一个名为“值得读的好书”公众号。

  通过企查查查询这一主体公司,从股权穿透可以看到其同样由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全资控股。

  除了APP和公众号之外,同样作为ofo官方发声渠道的官方微博,也没了任何声响。

  而就是这两个运营渠道,其内容却与共享单车完全无关,已变成了ofo电商业务和课程业务的主要导流渠道。

  根据七麦数据显示,ofo共享单车APP苹果手机端下载量在本月21日有明显的上升趋势;另据百度指数数据,以“ofo共享单车”为关键词的搜索量也在同日有了急速的增长,而这个上升正对应着ofo APP推出“拉好友返押金”活动的时间段。

  通过搜索,可以看到ofo小黄车官方版小程序的运营主体为东峡大通,这一公司曾也是“黄哥有话说”公众号的运营主体。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在2018年10月19日之前,该公司的法人为是戴威,之后转为陈正江。

  按照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7日,东峡大通43次被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335次被列为历史执行人、275次被限制高消费。

  终本案件方面,截至今年9月28日,东峡大通已有260件案件,涉及执行标的总金额为61624.78万元,未履行比例高达95.49%。这一被执行金额几乎是拜克洛克的530多倍。

  之所以这些公司会有如此多的法律纠纷和风险,其中大多数还是因为ofo拖欠诸多供应商的款项所致。

  一名ofo供应商内部人士曾向AI财经社表示,2018年ofo出现资金危机时,许多供应商在私下沟通,打算提起集体诉讼,推动ofo实行破产,并在清算阶段趁早履行债权。

  据腾讯科技多家媒体报道称,截至2019年中旬,ofo排队等待退押金的人数已超过1500万,需退还的押金总额为15.84亿元至31.84亿元。另据《中国消费者报》报道,目前等待退押金的人数已达到了1600多万人。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28日,戴威本人已成为38次限制高消费的关联对象。

  虽然ofo APP和其官方公众号还在运营一些电商业务和课程业务,但面对这样的巨大负债,或许只是杯水车薪。

  连线出行通过翻看黑猫投诉,可以看到有众多消费者对ofo APP不退押金进行投诉,其中就包括对于“购物返押金”活动的投诉,表示“并不想在APP中买东西,只想要押金。”

  随着时间的推移,像方瑶这样的用户或许会越来越多,也无人再期待ofo的小黄车再次出现在街头,有关ofo共享单车的一切都随风散去了。出租商铺的注意事项有哪些彩库宝典图库